诸葛子樱

近期闭关学习了。非常咸产量极低。
这里子樱,识你我幸。

第一次觉得手机滤镜有点用。
他超可爱。

【青年姜×幼会】【现代】【中秋】是纯糖你们要信我

中秋快乐!
是突然get到幼受的萌点以后的产物x
其实是我亲身经历233是几年以前的事了,那时候我弟弟还在读幼儿园,为了跟他抢月饼水蜜桃水蜜瓜这事儿是真的23333想了想还是只有幼会比较符合这个人设x
八月底就完工了的一篇中秋贺。是第一次写姜钟,轻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夜幕微垂,华灯初上。正逢晚高峰,路上车来车往,道旁的店铺灯光一家比一家亮堂,小贩的吆喝混杂着时而的汽车喇叭声,更衬得这小城一片繁华。
        钟会趴在一家糕点店的玻璃橱窗外,双手在玻璃上按出了两个小小的手印。他直直地盯着橱窗里华丽的包装盒,狠狠咽了一口口水。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很好吃啊……要是姜伯约那家伙也能做这样的好吃的就好了。钟会如是在心里嫌弃了姜维一句,一扭头却正对上了姜维似笑非笑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钟会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成了两个新疆阿克苏苹果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想吃什么吗?”姜维不明所以,还是一如既往对他温和地笑。
        不行!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馋了这么丢人的事!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钟会咬了咬牙,转过去不看他,大步往家的方向走。
        姜维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,上前去一看,原来钟会刚刚那样心驰神往的是种月饼。估计是这家店的新品,各色口味一一陈列在橱窗里,油光闪亮的,着实诱人。
        “士季。”姜维喊住了钟会,“别急,路上车多。你想吃这个我就给你买啊?”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就是……自己也馋了嘛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士季你看,今晚的月亮多美。”
        月色如水,星汉灿烂。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钟会颇是敷衍,姜维回头一看,钟小英才哪有心思跟他赏月,正埋头在月饼堆里翻找。
        “找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“找水蜜桃味的。”钟会不看他。
        姜维的脸一下子黑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不行!不能让这小崽子抢走了水蜜桃味!
        姜大将军纵使一贯隐忍谦和,但在这方面绝对寸步不让。
        要是斗不过这个现在只有五岁的小朋友,他姜伯约今生二十五岁算是白活了。
        他假装热心地帮着找了一阵,拿出一包哈密瓜味的递给钟会:“你看,‘水蜜桃’是三个字,这也是三个字,没错吧?”
        钟会将信将疑地接过来,看了看姜维,姜维满脸的纯良无害。
        那本英才姑且相信你……等等?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字是瓜呀?他要的是水蜜桃,怎么变成水蜜瓜了?
        “姜伯约!!”
        姜维慌忙把手中的水蜜桃味两三口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挨了钟小英才几拳头,但还是成功捍卫了水蜜桃味嘛。嗯,快乐。
        岁月静好。
        -end-

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…… @北辰蜀光众星拱卫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|・ω・`)
因为最近非常咸手头没文所以拿这张来充当生日礼物好了【……】
别打人看见天依手上的礼物了吗!

【维亮】甜食

拿它当生贺怕不是要给群殴或祥瑞至死【】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蹦出来的沙雕脑洞。……
几点:
我zi道那会不过生日。这里无视【】
老规矩虐甜姜【】
自从写完沧海魂归以后写的玩意就越来越迷了……轻点喷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1
        姜维嗜甜。
        初来季汉那晚,他歇在丞相帐中。据一名近侍后来告诉他,丞相那天难得准时用了膳,估摸着就是因为他的来到。
        丞相素喜清淡,却让他有点举箸艰难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诸葛亮觉察到了姜维的为难,“不合伯约口味么?”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丞相温和的笑颜,姜维忽然对自己的挑剔不好意思起来:“倒也没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微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伯约便先凑合着吃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2
        后来姜维渐渐发现桌上饭菜有了自己喜欢的,丞相有时也会叫厨房做点心送来给他吃。多数时候是桂花糕枣糕之类的糕点,每一次花样都不带重复的。
        当某日再次收到丞相送的点心时,姜维踌躇片刻,还是亲自动手做了一盒糖糕打算给丞相送去。来而不往非礼也嘛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!”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抬头一看,姜维兴冲冲地捧着一个食盒跑进来,眼睛亮亮的,将食盒递到他面前:“丞相要吃吗,维专门给您做的甜糕!”
        “伯约有心了。”诸葛亮笑道,一边拈起一块放进嘴里。
        话说伯约怎么突然想到给孤做甜糕?什么日子吗?日子?七月廿三?……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么?”姜维满脸期盼。
        “甜。不错。”诸葛亮又拈起一块,“伯约怎么知道今天是亮生辰?”
        姜维一愣。
        什,什么?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单纯想回个礼而已啊?
        真棒。歪打正着。
        3
        定军山上,烟雨茫茫。
        青青坟冢前伫立着一个人影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又是七月廿三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还记得三十年前那天吗。那次给您做的那样的甜糕我也给您带来了。三十年了,手艺却是不如前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我做了一种豆腐,也是甜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姜维小心地从抱着的布包里取出两个食盒,自己取出一块,把食盒放在墓前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为什么不甜了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双颊上不知是哪是雨水,哪是泪水。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我觉得不甜是不是丞相您正好呢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好吃么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维下次还给您做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,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  细雨簌簌地落着,仿佛哪个魂灵轻轻地应答。
        -end-


【中元节】一发沙雕短小

看见空间有列表写的盗笔的于是改了一个季汉版【】
已授权x
总共就三百字而且很沙雕……就瞎写🌚
走向是季汉一家亲不是cp向√
好的如果看到这里还没走就往下看吧↓沙雕轻喷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中元节,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回家团圆。
        中元节,
        那个忠勇无双的子龙是否会回来再说一次“随时听候军师调遣”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稚子心性的益德是否会回来再和他拗一次脾气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放荡不羁的宪和是否会回来再开一次玩笑。
       那个温文尔雅的季常是否会回来再唤他一次“尊兄”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弘毅宽厚的主公是否会回来再在深夜为他披上外衣,煮好姜茶,催他休息一次……
        那一腔热血,胸怀大志的他们啊,共同怀着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理想的他们啊,曾一同谈笑风生,并肩同行的他们啊,中元节,是否会回来看看,那个为了他们共同的梦想毅然执著前行的他,那个身边故人凋零仍愿只手擎天的他,那个在风雨飘摇中挑起重担踽踽独行的他?
       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中元节的季汉一定会很热闹的。
        -end-

神仙给我画画儿了155555555555555555551哦我光速去世hdonudkyqihdiknayduwjvhqkdbjqmgsuw!!
我,诸葛子樱,实名吹爆这位神仙!!!

Stooormy:

@诸葛子樱 画的伯约
真实甜姜在线甜233
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上色【】不能靠滤镜活着啊

【维亮七夕】小甜饼来一发?

七夕都要结束了维亮还没啥动静_(:з」∠)_
夭寿啦我居然写糖啦【】
日常超短小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姜维最爱看的,就是丞相暗蓝色蜀锦加身,嘴角微带着些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,羽扇轻摇的样子。既具备了堂堂一国宰辅的沉稳持重,又不失名士风流。
        他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一个神仙啊。
        姜维特别喜欢那把羽扇。他喜欢看丞相羽扇一挥间三军振奋的模样,喜欢丞相运筹帷幄时轻摇的羽扇仿佛蕴藏着无限奥妙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就好像扇子与丞相一体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一晚,夜色初垂。
        姜维踌躇片刻,望着中军帐的灯光快步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伯约?”
        蓦地对上丞相的目光,姜维感到脸上莫名地一阵烧。
        “伯约这会来孤这里可有什么事么?”诸葛亮笑盈盈地望着自家徒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无甚要事,只是……”姜维愈发手足无措,“维很喜欢丞相的扇子……丞相能否借维看看?”
        “无妨,伯约拿去便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丞相!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抓起扇子拔腿就溜的姜维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视野中,诸葛亮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 姜维出了帐后越走越快,一溜烟回到自己帐中。他拿着扇子翻来覆去地看,只觉爱不释手。他试着学丞相的样子挥了挥,嗯,感觉真不错。
        “将军,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!!”
        姜维吓得手一抖,扇子应手落在地上。他慌忙捡起一看,却见扇羽下端的杆子折了两根。
        折!了!
        姜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那侍卫已是噤若寒蝉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无妨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将军!”
        侍卫战战兢兢地退下,姜维呆呆看着折了的两根杆子,嘴角微微开始抽搐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……能修好……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如果修不好丞相会不会灭了我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聚众议事,姜维几乎是神游天外。
        “伯约?”诸葛亮觉察到了姜维的不对劲,“伯约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丞相!”姜维猛然清醒过来,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红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伯约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。”诸葛亮微蹙了蹙眉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概……昨晚没睡好吧……”姜维尬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修扇子修到天亮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告诉丞相呢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后来姜维确实也亲手挥扇指引三军,却全没有了那晚在帐中想象的畅快。扇子指点的方向是三代人的理想,他的肩上负着匡扶汉室的重任。自从五丈原上丞相将这扇子交到他手里起,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  二十多年来,流言蜚语,权党纷争,他什么没经历过?可是他走下来了,并且执著地踏上了征途。他从不惧什么,因为在他的身后,永远有一把羽扇,仿佛丞相一直在他身边,默默地支持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羽扇扬起,扇尖指北。
        “传令,出兵北伐!”
        -end-